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对话李良明:35年完成《林育南文集》编纂
作者:党波涛     时间:2016-1-1 9:15:50     来源:湖北社会科学报2016-1-1

  20151212,《林育南文集》出版座谈会在湖北团风县委党校召开。与会学者指出,全国研究林育南的学者不到两位数,《林育南文集》是建国以来首次出版。《林育南文集》是一部怎样的党史著作?其编纂过程中遇到哪些难题?该著又具有怎样的学术价值?为此,笔者专访了《林育南文集》编纂负责人、华中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国家社科重大招标课题《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遗著的收集整理与研究》首席专家李良明教授。

  全国研究林育南的学者为何这么少?

     林育南(18981931)是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之一,长期从事中国工人运动,历任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武汉分部主任、湖北全省工团联合会秘书主任、社会主义青年团中央宣传主任、湖北全省总工会宣传主任、中华全国总工会秘书长、中共湖北省委代理书记、全国苏维埃中央准备委员会秘书长等职。192171621日,与恽代英等成立共产主义性质的革命团体共存社。中共“一大”以后,恽代英、林育南宣布解散共存社,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职业革命家。19275月,在中共“五大”上当选为候补中央委员。193127,被国民党军警秘密枪杀于上海龙华。

     由于林育南牺牲过早,又和林彪是近亲(叔伯堂兄弟),因此,1971年“九·一三”事件后,已经英勇牺牲40年的林育南也受到株连,林育南生平与思想的研究一度成为禁区。1977115,邓小平作出重要批示:“林育南是党的最老一批同志之一,是很好的同志,毛主席很了解他,是烈士,同林彪是近亲,但毫不相干。”同一天,李先念也作出重要批示:“林育南是革命烈士,不能因为林彪的问题影响到林育南烈士的后代,党的政策历来是社会关系看本人。”此后,对林育南的研究开始解冻,但总的看来,研究成果不多,研究者还不到两位数。

     20145月,国家社科重大招标项目《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遗著的收集、整理与研究》(11&2D079)的成果之一《林育南文集》被列入《中国共产党先驱领袖文库》由人民出版社出版。刘云山、刘奇葆先后作出重要批示,高度评价了包括《林育南文集》在内的整个“文库”的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

     《林育南文集》的编纂过程

     林育南遗著的收集、整理与研究工作是从1979年下半年开始的。为纪念五四运动60周年,湖北省社科联向华中师范学院(现华中师范大学)下达了《五四运动在武汉》这一研究课题。古堡教授、陶恺教授接受任务后,联合武汉地区其他高校,成立了写作组,指定李良明教授为执笔人。

     当时,武汉五四运动是怎么发动起来的?领导者是谁?其经过、结果如何?具有怎样的社会影响?这些问题课题研究者都不知情。于是,李良明先到湖北省图书馆和本校图书馆查阅相关资料,又和课题组成员一起去北京大学图书馆查阅当年武汉出版的《汉口新闻报》、《大汉报》等老报纸,一页一页追踪寻觅,终于将武汉五四运动全过程弄明白了。原来,武汉五四运动的主要领导者就是恽代英和林育南。在单项课题完成后,李良明被恽代英、林育南的人格魅力深深感动,开始注意收集他们的遗著,并将其生平史事与思想作为自己继续研究的方向。

      197958,李良明初次访问了林育南的女儿林光秀、女婿魏清澄。他俩听说要研究林育南,十分高兴。林光秀、魏清澄是有心人,在20世纪60年代初便开始收集关于父亲的史料,与父亲的战友、同事罗章龙,以及刘仁静、吴化之、朱学范、张金保、张文秋、陆若冰和胡毓秀、李圣平夫妇等均有书信联系,并保存有他们提供的相关资料和林育南遗著发表的部分线索。林光秀、魏清澄毫不保留地将这些资料提供给了李良明。魏清澄在当年暑假还亲自陪同他去走访了上述老人。这对李良明收集、整理与研究林育南的遗著帮助极大。

     林育南,又名毓兰,笔名香浦、湘浦、相佛、林根、根、李敬塘、铁峦等。弄清他的这些笔名,与恽代英相比容易一些。一是恽代英的日记中有记载,如毓兰、香浦、湘浦等;二是上述当事人都健在且知情,如林育南在《中国青年》上发表的文章,是用的林根或根笔名,这是刘仁静、罗章龙等认证的;笔名李敬塘、铁峦是张文秋、陆若冰认证的。陆若冰一直保存着林育南致她的信,信的落款大多用的是铁峦。

     李良明在收集恽代英遗著的同时,一并将林育南的遗著也陆续收集起来。那时没有复印机、照相机,都是一字一字抄录下来的。为收集林育南遗著,他先后到过北京大学图书馆、中国国家图书馆、中华全国总工会工运史资料室、上海市图书馆、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安源路矿工人运动纪念馆、湖北省图书馆、武汉二七纪念馆和台北市国民党党史馆、台湾政治大学社会科学资料中心图书馆等地查阅资料。

     收集林育南遗著遇到的最大困难是,由于时间久远,发表其遗著的旧报刊寻觅比较困难。个中艰辛不言而喻。例如,林育南在中华大学读书时写的《福泽谕吉教人以独立自尊之道论》、《送友留学美洲序》、《春日游鹦鹉洲记》三篇优秀作文,分别发表在中华大学学报《光华学报》第二年(1917年)第二、第三两期上。由于《光华学报》存量极少,且分别保存在不同单位。经过长期查找,才分别在北京大学图书馆和中国国家图书馆觅到。再譬如,林育南主编的《二七四周年特刊》,在北京、武汉、郑州等地图书馆都查不到,原来它保存在中华全国总工会工人运动史资料室里,经过武汉二七纪念馆朋友的帮助,终于见到了胶片,从中发现了《追悼“二七”及全国劳动运动死难的战士》、《林祥谦烈士小传》、《不要记忆了我们的施洋》等文稿。朋友田子渝教授对文集的资料收集也提供了许多帮助。

     《林育南文集》主要有哪些内容?

     《林育南文集》是首次结集出版,收录了林育南1917——1931年间所写的论著、通信、报告等共110篇,按写作或发表时间顺序编排。林育南与恽代英一样,他短促的一生及其担负的重要职务,与中共党史紧密相联,其文集的内容涉及新文化运动、五四运动及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早期传播、对党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基本思想的探索、反对国民党右派和国家主义派以及中国工运史、青年运动史、共产国际与中国革命史、中华苏维埃建设史等重要内容,既是中共党史的重要资料,也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第一次飞跃的理念成果毛泽东思想的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林育南文集》的价值主要体现在哪里?

     《林育南文集》从遗著开始收集到正式出版,整整经历了35年,其价值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史料价值。《林育南文集》中的各类文章,大都是他在革命实践中对中国现实问题和革命方略的认识及经验总结,具有重大的史料价值。如林育南19193月与同学胡业裕、魏以新、汤济川创办了《新声》半月刊。这是“武昌第一个新文化出版物”,“亦是全国响应北大新思潮的先驱者”。这是恽代英的评价,当是十分客观公允。《林育南文集》实际上是中共党史的重要历史文献,展现了他为实现中华民族独立、人民解放的艰辛探索、坚定信仰和忠诚奉献,为研究中共党史提供了新的珍贵史料。

     二是理论价值,主要有关于革命统一战线的理论、关于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基本理论、关于青年运动的理论、关于建设苏维埃的思想理论。如林育南青年运动思想独具特色,特别是对青年修养问题的论述,深刻而又全面。特别是谈青年修养的重要论文,充满了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思想,反复强调了革命实践对革命品性修养的重要作用,是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中最早论述青年修养的专文。今天读来,不仅理论意义重大,还特别具有现实意义。

     三是现实价值。中共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十分重视中共党史的学习,强调“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学习党史、国史,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把党和国家各项事业继续推向前进的必修课。”《林育南文集》就是资政育人的中共党史重要教材之一,为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的系列讲话精神,抵制历史虚无主义,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和制度自信,进一步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提供有力正能量。

     尽管课题组尽了最大的努力,将目前能够收集到的遗著都尽收其中。但由于各种客观原因,肯定还有一些遗漏。因此特别诚恳地期待海内外专家学者和林育南亲属的帮助,能发现新的林育南遗著或遗著线索,以便今后增补、修订,使《林育南文集》更臻完善。

  (作者单位:华中师范大学)

 

版权所有:湖北省社会科学院    办公室电话: 027-86783511(含传真)    地址:中国湖北武汉东湖路165号
湖北省社会科学院网站电话:027-86792493    网址:http://www.hbsky.cn
鄂ICP备13008287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10号